莱沙沙

最近莱沙在填一个老早年以前就答应几位机油要写,却一直没完成的坑,因此其他作品暂停一阵
未爬墙,以后火影和阴阳师还会产,欢迎互动聊天,取关随意,暂不接受催更
即使是黑洞期我也要说:我永远喜欢连花(一目连x花鸟卷)

© 莱沙沙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AU】这个世界是错误的(十六)

▲现代背景,大筒木一家是古代穿越来的

▲灵感来源于在某个群里玩匿名时大家的强大脑洞

▲全文逻辑死,cp杂,严重ooc

▲黑绝粉墨登场→_→






87.

“居然敢对妈妈动手动脚,兔崽子是活腻了!”

那个浑身漆黑,只能看得见眼睛和牙齿的家伙一脚踩在幻月身上。






88.

水月急了,抓起手边各种高达模型零件,使劲朝黑家伙扔去,黑家伙却一脸挑衅地嘻嘻笑,仿佛那些东西打在他身上就是挠痒痒一般。

“放肆!”满月指着黑家伙厉声呵斥道,“黑绝,你既然叫我一声爸爸,那我爸就是你爷爷,我弟弟就是你叔叔,你这不肖子孙还不磕头认错!!”

“我错了,爸爸您别生气!”黑绝自知满月得罪不起,赶紧服软,装模作样地把幻月扶起来坐到沙发上,一叠声地叫爷爷。

幻月揉了揉磕青的额头,一脸复杂地看着满月。

见他刚刚的态度,是真的为自己受欺负而出离愤怒,幻月心里打了个问号:难道他才是真的儿子?这几天家里的是假的?

满月坐到爸爸身边,咬了咬嘴唇,神色因久别重逢而有些激动,但他马上认清形势,明白现在可不是婆婆妈妈的时候,于是转向另一个“自己”:

“你,到底是谁?”

得到的是一串有如暗号的物理公式,那是世界错误前不久,他和扉间在实验室研究的课题。

“你是……扉……”

两根手指迅速按在他嘴唇上。






89.

就在这时,黑绝已拎起泉奈,腾地跑出屋外。扉间站起来刚要抓住黑绝,却被他泥鳅似的溜了。

“收拾不了他们,还收拾不了你么!”黑绝嘴角翘起的样子诡异而阴险,团子泉奈已然把他当成了鬼,一边大叫一边使劲挣扎。

黑绝不知从哪弄出一块布,堵上他的嘴:

“听新爷爷说你是新爸爸的儿子?我不就是帅到你非要倒贴当我弟弟的程度了吗?可我偏不稀罕你!”

泉奈挣扎得精疲力尽,红着眼圈软趴趴地挂在黑绝胳膊上,瘪着嘴不敢哭,生怕激起这家伙的恶趣味。

黑绝回头看了一眼拼命追赶的扉间,一脸阴笑,还不忘戳戳泉奈脸蛋:

“你的朋友,就这点能耐还好意思冒充爸爸吗?”

泉奈小腿卯足劲,一脚踢在黑绝腹部,黑绝双腿一软,跪倒在地,顺势把泉奈扔了出去。

前方,正是流经城郊的南贺河……






90.

河水虽不湍急,可对于小孩子而言到底太深,泉奈忘记了成年状态的自己是如何游泳的,只得来回扑腾四肢,在河水中一沉一浮。

扉间惊叫一声,脑子顾不得运转,快跑几步,刷地脱下外衣,跳进河中。

现在的他,是标准的文弱书生体质,而刚刚追赶黑绝,又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跳进水里才发现,他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别说救人,就是自保,也十分艰难。

可是,内心一个坚定的声音一直在回想:我要救起泉奈,我必须救他!!

他用几乎失去知觉的四肢,大力划水,向前冲去。






91.

直到抓住那柔软稚嫩的手腕,扉间的大脑才渐渐清醒——

还好,赶上了啊……

手臂不由得抱紧泉奈,像是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失去他一样。

泉奈又累又怕,连哭的力气都没有,只得瑟缩在扉间怀中,微微地发抖,直到清楚地听见那熟悉的心跳声,才慢慢安静下来。

“没事了,我在,已经没事了……”扉间不停地安慰他。






92.

回到岸边,扉间刚打算叫车回鬼灯家,就见黑绝已被打趴在地,踩着他的人,在刺眼的阳光里形成一个酷似圣诞树的剪影。

“斑哥?”扉间马上意识到称呼不对,“额我是说,斑先生怎么来了?”

“不是你给我打的电话吗?”

听见哥哥熟悉的声音,泉奈从扉间怀中抬起头,嘴角抽动,大颗大颗的眼泪从乌黑的眼中涌出:

“哥……哥哥……”

斑脱下外套,接过全身湿透的弟弟给他包好,心疼地抱紧,然后转过脸客气地对扉间说:“谢谢你了,满月。”

“谢什么,这一切因我而起,把泉奈哥哥卷了进来,实在愧疚……”

扉间内心:感觉微妙.JPG,然而现在我是满月我是满月我是满月,不能穿帮不能穿帮不能穿帮……

“泉奈没事就好,我先带他回去了,”斑拦下一辆taxi,“这该死的黑家伙已经被我收拾,你回去也小心些。”

末了,还不忘狠狠踢黑绝一脚。






93.

鬼灯家中。

满月因一直打不通扉间的电话而急得坐立不安,直到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湿漉漉身影推门而入。

(TBC)

评论(8)
热度(12)
2017-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