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沙沙

最近莱沙在填一个老早年以前就答应几位机油要写,却一直没完成的坑,因此其他作品暂停一阵
未爬墙,以后火影和阴阳师还会产,欢迎互动聊天,取关随意,暂不接受催更
即使是黑洞期我也要说:我永远喜欢连花(一目连x花鸟卷)

© 莱沙沙

Powered by LOFTER

【点梗一】Fate/Conceal 序章(卡鼬)

  @gloriette   @小季好想舔舔小天才   两位小天使的卡鼬点梗


写在前面:想给卡鼬做小甜饼,但校园AU的写过了,原著背景太虐,恶搞的话他俩的性格好像又恶搞不起来……于是决定写写暗部时期的二人。没岸本笔下那么残酷,就当成平行世界吧!最近看Fate/Apocrypha,突然被刺激灵感,于是把“火影版圣杯战争”作为正篇,卡鼬糖作为序章……而序章和正篇又互相独立,单独食用完全OK~(啰嗦型写手上线ing)

 

 

 

————正文————

 

鼬最近有个烦恼。

 

说是烦恼也算不上,确切地说是比较迷茫。

 

起因是一周前的新年祭,宇智波的新年祭上,大家都要将自己的愿望写在孔明灯上,放飞到空中,如果能飞得高高的,高到可以被天神看到,愿望就会实现——据说二代火影曾于新年伊始为一位失明的宇智波先人点亮99盏孔明灯,那位先人从此时来运转,不但重现光明,后半生亦美满幸福,因此这一习俗在木叶一直保留,宇智波一族尤为重视。

 

弟弟佐助和友人止水都问了鼬同样一个问题:你的愿望是什么?

 

鼬不知怎么回答,虽然也在灯上写了诸如“父母身体健康”、“木叶永远和平”这类每年都会写的愿望,但他自己真正最强烈渴望的是什么,他并没有想过。

 

“我希望将来可以赌上性命守护木叶和这里的每一个人,就像历届火影们那样。”止水淡然地说,这背后责任千钧,他却举重若轻。

 

“我想成为哥哥那样优秀的忍者!”佐助还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对哥哥的憧憬溢于言表。

 

然而鼬自己,他的愿望又是什么呢?

 

 

暗部的任务风险极高,有时甚至九死一生。此时戴着面具的鼬与白狼面具的前辈一起吊挂在伸出峭壁的树干上,苦战过后,敌人葬身崖底,他们的查克拉也几乎耗尽,唯有以仅存的体力抓住那唯一的救命稻草。

 

脚下便是万丈深渊,鼬沉默不语,脑中又盘旋起那个问题:

 

你的愿望是什么?

 

对啊,如果下一秒就将面临死亡,我最遗憾的是什么——来不及对父母尽孝?没能好好陪伴佐助?抑或更简单的,还没吃够三色丸子?

 

“卡卡西前辈,你有特别想实现的愿望吗?”

 

“执行任务时不要叫名字。”白狼面具的前辈说。

 

“有什么关系,这里又没别人,”鼬向来沉稳安静,此时却有些像前辈撒娇的意味,“而且我们能不能活着回到木叶,都是未知数……”

 

“嘛,”卡卡西停顿几秒,用懒懒的语气说,“放心吧,自来也老师的《亲热天堂3》还没出版,我怎么会这么早就死去。”

 

“诶,前辈你活下去的动力竟是自来也大人的18x小说吗?”鼬惊异的同时,也觉得这才特别像卡卡西的样子。

 

“忍者的世界过于残酷,不找点开心的寄托,人生岂不很痛苦?”卡卡西的语气突然认真,下一秒又恢复轻松,“比如《亲热天堂》,比如……啊,还是不要说了,被他知道和小黄书相提并论,该郁闷了……”

 

嗯?卡卡西前辈想说的,是谁呢?带土,还是琳,还是曾经担任他指导上忍的四代目大人?

 

“唔……”鼬不知为什么,心里好像涌起一股失落。

 

救援的暗部很快赶到,两人带着获取的情报,平安回到木叶。

 

一切如常。

 

然而卡卡西当时的欲言又止,还是偶尔让鼬有些好奇,虽然也没有很在意就是了。

 

 

日子一天天过,两人的默契也在不断的任务磨合中增长,鼬的实力更是有了长足进步,不再是那个虽天赋异禀却懵懵懂懂的少年。而就在这时,暗部重新分组,鼬晋升为组长,不再与卡卡西同队。

 

“加油,你一定能行。”卡卡西拍拍鼬的肩膀,一如当年他刚刚加入暗部时一样。

 

鼬微笑着接受了前辈的好意,点点头,云淡风轻。

 

据说,那天甜品屋的三色丸子早早被一个戴着灵猫面具的暗部成员扫荡一空,他对店员说,郁闷的时候吃甜食会高兴些。

 

店员甲:到底是谁?失恋了?要不我问问邻居家的暗部忍者吧。

 

店员乙:没用的,他们的面具经常换着戴。

 

 

鼬和卡卡西一样,成了非常优秀,深得人心的暗部队长,即使他年纪方少,依然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场。

 

偶尔,两人会趁都没有任务时,坐下来喝茶聊天,平日不苟言笑的鼬也会在卡卡西“《亲热天堂》要不要借给你看”的调侃下脸红,顺便塞给不常吃甜品的卡卡西一颗丸子。

 

 

一次紧急任务,卡卡西率领他的小队火速前往,却遭到雾隐暗部的顽强阻击,双方展开恶战,两败俱伤。任务勉强完成,一队人员拖着满身的伤回来。

 

“卡卡西前辈!”向来冷静的鼬第一个冲上前去,穿梭在伤员与医疗班成员之间,寻找卡卡西的身影。

 

“队长……联系不上……”一个双腿受伤的暗部摇摇头说。

 

“那里地势险恶,对方非常顽强,队长如现在还没回来,恐怕已经……”另一个受了内伤的暗部闭着眼睛,不忍再说下去。

 

“嗯,我知道了。”鼬紧咬着嘴唇,坚强地点点头。

 

战斗和牺牲,都是忍者的宿命,这一点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只是偶尔也会怀念几年前,和卡卡西前辈一起站在雕刻着历代火影的山岩上,俯瞰这宁静祥和的木叶。

 

和平,是忍者们用生命守护的。

 

戴好面具,再次爬上山岩,已是夜凉如水。木叶村在星光辉映下,那么美好。

 

如果一直这样美好下去,他们的守护,便是值得的。

 

 

“嘿,听说这里有个小夜猫子不睡觉,我来看看,”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怎么,要和我一起读《亲热天堂》吗?”

 

“卡……卡卡西前辈?!”鼬睁大眼睛,面具遮住了一脸的难以置信。

 

“干吗这么惊讶?”卡卡西有些好笑地拍拍他,“此次任务所得情报事关高层机密,必须在隐秘的深山中向四代大人汇报,然后马上销毁证据。所以,比他们回来的晚些。”

 

“原来如此,”鼬拼命压住内心的波澜,平静地问,“那你有没有受伤?”

 

“嘛,一点点,养几天就好了。”卡卡西稍微打开拉链,露出缠好绷带的肩膀。

 

鼬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也终于露出一丝放松的微笑。

 

“前辈,今晚天气好,要不要放孔明灯?”

 

“好啊!”

 

我想,我已经知道自己最渴望的心愿,到底是什么了——鼬想着,在灯上写下一行字,然后小心地放飞,目送它飘向幽远的夜空。

 

“卡卡西前辈,你的愿望是什么?”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卡卡西摸摸头,“嘛,不过,我有个问题——”

 

“嗯?”

 

“你介意被人和《亲热天堂》相提并论吗?当然,它第二,你第一。”

 

 

(TBC)


评论(13)
热度(15)
2017-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