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沙沙

最近莱沙在填一个老早年以前就答应几位机油要写,却一直没完成的坑,因此其他作品暂停一阵
未爬墙,以后火影和阴阳师还会产,欢迎互动聊天,取关随意,暂不接受催更
即使是黑洞期我也要说:我永远喜欢连花(一目连x花鸟卷)

© 莱沙沙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AU】Fate/Conceal(6)

★本文漏洞百出,千万不要当做正经的文看!

 

★自纲之女千手衣玖,无重要戏份

 

★全文主要cp:卡鼬,三镜,带琳,背景板自纲

 

 

 

06.首战

 

 

“你说,有鬼鬼祟祟的Servant来偷看我们?”翌日Archer听鼬说起此事,不屑地用手掸一下盔甲上的微尘,又甩了甩粗犷的发辫,“这种脸都不敢露的鼠辈,看我不把他揪出来痛扁一顿!”

 

“Archer,”鼬禁不住扶额,“你这般我行我素,八成已经成为其他Servant的优先攻击目标了。”

 

“一群战五渣而已,完全不足为虑。”Archer双手交叠于胸前,一副自信满满。

 

滋啦滋啦吃完烤羊腿,Archer起身:

 

“我出门了,鼬。以及,Rider小鬼,以我的气量,你要来当跟班蹭蹭战果,我也不会反对哦!”

 

“嗯?”Rider接过一根止水涂好调味汁的羊排,刚放到嘴边,听闻此言,故意呆萌地望着Archer,好像没听懂一样。

 

止水不爽地翻了个白眼——真打起来,你还未必赢得过Rider呢,狂什么狂。

 

Archer豪气地甩甩手,也不在意。

 

穿着盔甲走在木叶的街道上,如果说Archer初来乍到时引来的每一束好奇的目光都化成一粒沙的话,木叶大概早就成了砂隐吧。不过现在,村民们多少有些见怪不怪了。没有被一路目送到村外,他自然更大张旗鼓地坐在森林中,摆弄作为得力武器的弓箭。

 

忽然,他感到身后有股陌生的气息,甚至可以说,是杀意。

 

“谁?”向后掷出一颗石子,看似不经意,实则稳准狠,随着石子“啪”地撞击金属的声响,狂气爆满的女声由远及近。

 

“将自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Servant,简直是不折不扣的蠢货,这种让人不爽的自大狂,就由我来打到吧!”

 

红发少女一身魔法灵装,手持长枪,嘴角微扬地,目光中透出鄙睨与不屑。

 

“Lancer!”Archer起身收起弓箭,从鼻腔里发出“哼”声,“不自量力的小鬼,你就是偷窥我们的卑鄙小人吧。”

 

“对你,有偷窥的必要?”Lancer也毫不示弱地回击,“你的自负会让你后悔终生,喝!”

 

话音刚落,Lancer执起长枪,瞄准Archer的心脏,直刺过去。

 

“擅长远距离战的弓箭手,没想到会被人近身偷袭吧!那尼——啊!”

 

Lancer还没来得及沾沾自喜,只见枪杆已在枪尖距Archer心口1公分处被死死握住,Archer粗壮的手臂青筋暴起,惊人的力量仿佛瞬间从层层肌肉中爆发,他用力一甩,枪杆另一头的Lancer原地飞起,撞向身后的参天大树。

 

“对付你,只要赤手空拳就够了。”

 

“还没完!”Lancer抓住一根枝丫,半空翻滚一圈调整平衡,将枪尖插于土中,以此为杠杆,脚一蹬树干,飞速跃至Archer后身,迅速启动魔法,变出数个分身,把Archer包围,而长枪也分解为多个节段,在Archer上方飞舞盘旋,“走投无路了哦——幻惑魔法·红色幽灵!”

 

Archer有那么一瞬间的头晕目眩,差点让Lancer有机可乘,然而随即,他屏息运气,高举右拳,重重砸于地面。

 

嘭——

 

落叶、泥土、碎石四散开来,冲散了Lancer的攻击。紧接着又是连续的几拳,将Lancer的魔力分身悉数击溃,最后一拳击打在她的腹部。

 

Lancer赶快向后躲闪数米,避免遭受过强冲击,但重拳的余波仍让她气息纷乱,不得不立刻调整魔力循环方式,保护自身免于内伤。

 

“过早亮出宝具,就意味着之后无牌可出了,”Archer双手叉腰,居高临下,“不过,小姑娘,我敬你的勇气,要知道在那个时代,可是无人敢向我挑战。”

 

“有两下子嘛,看来我低估你了,你有招摇过市的资本。”Lancer转身留给Archer一个高冷的背影,“今天先到这里了,下次再碰上,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彼此彼此,”Archer牙缝里挤出一声低笑,“希望下次,你光明正大些,只在暗处耍阴的鼠辈,我不屑于出拳。”

 

“虽然你怎么说都无所谓,但姑且说明一下,你所指的在暗处耍阴的鼠辈,我也正在找他。”Lancer说完,便灵体化离开了。

 

不是她么?Archer心头升起一丝疑惑。

 

身为粗犷之人,从未仔细感知过那暗中窥视的Servant的气息,或者说,这份感知于他而言,已经非常不敏感了。而感知Servant只能靠同样身为英灵的其他Servant,Master无法做到。

 

所以,从今天起,还是对Rider那小子友好些吧……

 

……

 

卡卡西望着一桌子的饭菜被一扫而光,悻悻地摸摸肚子——看来又要微波一份真空便当充饥了。

 

“Lancer,你的胃是无底洞吗?打了一场后就对食物这么凶狠?”卡卡西捧着《亲热天堂》吐槽。

 

“虽说没分出胜负,至少打了个痛快仗,不大快朵颐怎么对得起全力以赴的自己?”Lancer一笑露出可爱的虎牙,然后继续扫荡食物。

 

“怎么样,Archer的实力?”卡卡西问。

 

“大概赢不了他吧,”Lancer把最后一块鲷鱼烧塞进嘴里,“不过,那种光明磊落的大叔,我好像并不讨厌。”

 

 

(TBC)


评论(5)
热度(2)
2018-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