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沙沙

这里莱沙,冷门及半冷门爱好者
杂食,主产火影和阴阳师的粮
——cp主吃——
阴阳师:连花、荒辉、茨酒
火影:扉泉、三镜
圣斗士:艾撒、隆米、迪布
跨剧组:止雷
其他:狼樱、东方主角组
轻度cp洁癖,然而经常拉郎
写文私设如山,会在文前提示,注意避雷
混乱善良系,唯一能保证的就是不刀
求互动,我喜欢互动www

© 莱沙沙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AU】Fate/Conceal(8)

★本文漏洞百出,千万不要当做正经的文看!

 

★自纲之女千手衣玖,无重要戏份

 

★全文主要cp:卡鼬,三镜,带琳,背景板自纲


★男友力(咦?)爆棚的止水桑www 

 

 

 

08.论令咒的正确使用方式

 

 

Saber出了宇智波驻地,朝衣玖摊摊手。

 

“找到了吗?”

 

“Servant Rider,不过真让我意外,居然是熟人。”Saber扶额说,“但他不认识我,估计失忆了或是被人洗脑,否则怎么会这样鬼鬼祟祟,平时的他一直是光明磊落之人。”

 

“熟人吗……”衣玖念叨着,“那有没有看到他的Master?如果Master可以合作,不如两方联手,这样胜率也会增加。”

 

“Master是拥有写轮眼的宇智波族人,似乎对我抱有很深的敌意,联手恐怕可能性不大,”Saber叹了一口气,“哎,如果可以,真不想对朋友出手。所以今后若万一不得不战,衣玖,请你用令咒命令我。”

 

“但愿永远用不上吧。”衣玖抚摸着手背。

 

与朋友兵戎相向,这无疑是最残酷的事,哪怕年幼如衣玖,心里也是很清楚的。

 

不过,到底是哪个宇智波族人呢?

 

……

 

而另一边,止水父亲宇智波炎回来,面色焦急,没有敲门就推开了儿子的卧室:

 

“止水——”见儿子与一个十几岁的陌生少年亲密融洽,谈笑风生,微微有些意外,“有客人?”

 

“啊,老爸,他叫Rider,是我的好朋友。”止水微笑着把Rider介绍给父亲。

 

“叔叔好。”

 

“你好,”炎随和地回应,“你先坐,我有点事要跟止水讨论一下。”

 

父子俩进了书房,Rider蹑手蹑脚地来到门口听。

 

“富岳说的事情,你答应了?”

 

“没有啊老爸,怎么可能答应。”

 

“还好还好……哎,那家伙自从当了族长,越来越自负了,你爷爷统领暗部,在木叶高层也算有相当的话语权,富岳却还嫌宇智波不受重视,居然想出这种无异于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事,难道他想当下任火影不成?”

 

“嘘,隔墙有耳,您不是一向云淡风轻吗,怎么今天说这么多?”

 

“关系自家儿子终身幸福,怎能草率。不过止水你也多加小心,虽说你爷爷威名在外,村子高层毕竟有些政见不同之人,你还太年轻,千万保护好自己。”

 

“嗯!老爸放心,我自有分寸。”

 

回到自己卧室时,止水见Rider脸上的表情明显的失落。

 

“怎么啦?”

 

“没什么。”

 

“显然不像没什么的样子,”止水把Rider往怀里一揽,耳语道,“坦白跟你说吧,族长叔叔想让我和大名家女儿成婚,被我拒绝了。”

 

“诶?嗯……”Rider不知如何回答,岔开话题,“止水哥,我有点累,今天抱歉要在你家打扰了。”

 

“客气啥,看——”止水指了指宽敞的榻榻米,“别说住两个人,再多几个也没问题!”

 

……

 

梦里,止水仿佛以上帝视角来到了一片陌生而开阔的草原。视线里有个约摸五、六岁的小孩子,正跪在一座墓碑前,哭得全身颤抖。阳光和暖,却照不亮孩子脸上的阴霾。镜头拉近,他看清了那孩子的脸,正是幼年的Rider,他幼小的身体无助地瑟缩着,嘴里一直呼喊着爸爸,大颗大颗的眼泪不断从他湛蓝的眼中涌出,一滴滴落在石碑上。

 

伊……利……止水想看清石碑上的名字,却突然惊醒。

 

Master与Servant魔术回路相通,因此,Servant最深刻的记忆会呈现在Master的梦中。原来前几天梦里隐约听到孩子的哭声,也是来自幼年Rider。

 

此时已是晨曦微露,止水翻身给旁边的少年盖好被子,却见他眼角残留的泪痕。

 

心里猛地一抽,紧接着涌起他自己都有点意外的,满满的疼惜——他从没这样强烈地想保护一个人,不是保护其人身安全,而是想用自己的特有的温度,温暖对方掩藏在阳光外表下的,内心的坚冰。

 

手指轻轻抚过Rider的眼角,睡梦中的少年动了动,慢慢睁开眼睛。

 

“早啊,止水哥!”仿佛挥去梦中的阴霾,Rider脸上浮起笑容。

 

然而这样隐藏伤痛的强颜欢笑,更让止水心疼,他不忍直接问,于是试探着开口:

 

“那个,Rider,我看到了。”

 

“!”Rider素来聪敏,马上意识到止水看到的是什么,不由得垂下眼帘,“是么……”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看的。”

 

“不,别在意,魔力相通的两人就是会这个样子……”Rider扯了扯嘴角,“不要担心,爸爸都离开我那么多年了,我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

 

“……”

 

止水回想起,从昨天他和父亲畅谈完,Rider的情绪就很不对劲,想必是见他们父慈子孝其乐融融,触景伤情吧!毕竟,寻常的十几岁孩子,还正处在一边努力向父母证明自己长大,又一边跟父母撒娇的时候啊!

 

“我们还是住暗部吧。”止水也不知该怎么安慰他,先脱离这个让他难受的地方比较好。

 

“诶?”Rider却理解错了,“对不起,我给你和叔叔造成麻烦了……”

 

“怎么会?!当然不是!!!”止水拼命解释,内心无数条弹幕不知先发出哪个好,总觉得不管怎么解释,都可能越描越黑继续被Rider误会。向来从容的他没想到自己也会有紧张得搓手的时候。

 

突然,手背的令咒映入眼帘,情急之下,他竟抬起手,一本正经地说:

 

“Rider,我以令咒命令你,在我面前,你永远不要强颜欢笑,不要勉强自己,尽管放心地依赖我。”

 

Rider不由得一愣,多年来压抑已久的感情仿佛溃堤的湖水,一下子奔涌而出。对父亲的思念,独自生活的艰辛,寄人篱下的委屈……种种种种,在心头不停地盘旋,抬起头愣怔地看着止水,却见那双与坚毅外表不太相符的漂亮的黑眼睛里,充满柔和的光芒。他再也忍不住了,扑进止水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止水收紧手臂,不停抚摸着Rider乱翘的短发,任衣衫湿透,仍然不断地用宠溺的语气,呼唤着Rider的名字。

 

“别怕,雷古鲁斯,我在,我一直都在。”

 

真的好想好想,一直一直守护你……

 

 

(TBC)


评论(4)
热度(2)
2018-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