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沙沙

这里莱沙,冷门及半冷门爱好者
杂食,主产火影和阴阳师的粮
——cp主吃——
阴阳师:连花、荒辉、茨酒
火影:扉泉、三镜
圣斗士:艾撒、隆米、迪布
跨剧组:止雷
其他:狼樱、东方主角组
轻度cp洁癖,然而经常拉郎
写文私设如山,会在文前提示,注意避雷
混乱善良系,唯一能保证的就是不刀
求互动,我喜欢互动www

© 莱沙沙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AU】Fate/Conceal(12)

★本文漏洞百出,千万不要当做正经的文看!

 

★自纲之女千手衣玖,无重要戏份

 

★全文主要cp:卡鼬,三镜,带琳,背景板自纲

  

 

 

12.盟约

 

 

卡卡西依照约定,来到暗部基地。

 

“前辈……”鼬刚要打招呼,却不料两个Servant相见分外眼红,剑拔弩张,眼看着就要打起来。

 

“你从哪冒出来的?!”Lancer啊呜一口咬掉最后一颗团子,将串团子的竹签直朝Archer扔出。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我可是在这里好几天了。”Archer粗犷的手指牢牢夹住竹签,嗔道,“雕虫小技,还敢在我面前炫耀。”

 

“想打架嘛?”Lancer瞬间灵装化,手持长枪,指向Archer。

 

“明明是你挑衅在先,要打,我奉陪到底!”

 

卡卡西和鼬赶忙在一旁劝架,然而二人跟本没有罢手之意。不但没有罢手之意,嘴里还不时吐出几句粗鲁的言语。战斗也一触即发。

 

“停手!”卡卡西和鼬异口同声,且同时举起带有令咒的一只手。

 

“不准和Lancer战斗!”

“不许与鼬的Servant为敌!”

 

两枚令咒化作两道光芒,随即消失,Archer与Lancer被强大的力量束缚,眼看要出招的动作停在了半空中。

 

“哼!”Lancer不满地一甩手,狠狠剜了Archer一眼。

 

“嘁。”Archer则一副“我不跟你一般见识”的表情。

 

止水从外面回来,觉得屋里气氛有些诡异。

“你们继续,我先出去……”止水转身要往外走。

 

“回来!”卡卡西和鼬再次一齐说——再没人打破一下尴尬的氛围,他们怕是要被两个Servant之间的杀气怼死了。

 

止水看了看两人手上消失的令咒,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拿出一摞卡片:

 

“我和Rider有重要的情报,认真参与的人才有机会玩这个卧底游戏哦!”

 

这招还算好用,Archer和Lancer心不甘情不愿地坐了下来。

 

“什么情报?”卡卡西问道。

 

Rider解除灵体化,将手里一块刻着部分奇怪纹样的小石头放在桌子上。

 

“这是我们追踪Saber调查他的Master时,在他临时藏身的山洞里发现的。”Rider解释。

 

卡卡西仔细看了看上边的纹样,皱眉思索了一会,开口说:“好像是‘根’的标志的一部分。”

 

“‘根’吗?”鼬尚还年少,对“根”组织的了解并不多,只知道是属于暗部却又相对独立的组织,由团藏掌管,执行的都是最黑暗残酷的任务。

 

“没错,这正是‘根’的标志,”止水表情严肃,“石头原本应该有半个巴掌大,完整的图案是‘根’的成员执行任务时出入其他忍者村的通行证。并且这花纹由五条线组成,是只有首领才会拥有的,也就是说,是团藏大人的所属物。”

 

“但团藏大人不会轻易打碎此物,所以是Saber以他的名义办事时,不小心弄坏的?”鼬顺着止水的思路猜测。

 

“看来正是如此。”卡卡西也眯起眼睛,“这样一来,Saber是团藏大人的Servant这一点,应该已经明确了。”

 

“团藏大人向来对爷爷治理暗部的方式颇有微词,对宇智波一族也并不友好,所以派Saber夜闯宇智波住地、伺机偷袭的事也说得通了。那个讨厌的家伙,被发现了居然还要赖在Rider身上,真让人不爽。”止水捏了捏拳头。

 

“偷袭?”Archer素来坦荡,对这个词颇为敏感,“我平生最看不上偷偷摸摸的人!要是被我揪出来,非要他哭着滚回原来的世界!”

 

“那你去吧,这活儿最适合你这种莽撞的野人!”Lancer斜睨Archer一眼。

 

“这叫豪放你懂不懂,”Archer揪着Lancer的耳朵,直到她疼得龇牙咧嘴,“毫无教养的小鬼,你爸妈没教过你怎么跟长辈说话吗?”

 

“谁承认你是长辈,不过是召唤时年龄大了些,咱们说不定谁出生的时代更早呢!”Lancer用指尖狠戳Archer胸口。

 

“我要是报出真名,你怕是要吓得尿裤子。”Archer叉开腿坐下来,“我就是……算了,看你也没念过几天书,说出来你也不一定听过。” 

 

“还以为你至少能吹个牛呢,这就怂了?”Lancer嘲笑道,“至于我读没读过书——” 

 

Lancer迅速在纸上写了一道国中时期学的因式分解题,递到Archer面前。

 

Archer哪里见过这种公式,他盯着有如天书的题目看了几秒,一气之下撕掉稿纸,并拿出弓和一捆箭:“正好晚上外边没人,走,比试比试,我射中的次数少于你的十倍,就算我输!”

 

其他几人知道劝阻无用,也不理会,反正令咒也用了,又不会真打起来,随他们去吧。于是继续刚才的讨论。

 

“如果团藏大人参加圣杯战争,那将非常麻烦。”止水严肃地说,“他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就算采取杀死Master将Servant据为己有这种方式,都不会令人意外。因此我们必须尽可能联合多方,围剿Saber。”

 

“可是若Saber被消灭,而团藏大人依然有剩余令咒的话,他便有机会与其他失去Master的Servant重结契约,别人还好,如果是Berserker,就麻烦了。”卡卡西表情认真起来。

 

“不,前辈,Berserker如此强大,想必其Master的实力也是超一流,之前我和止水分析过,他的Master只能是比我们几个更强的影级忍者,全木叶达到影级的人极少,且无论是谁,团藏大人都不可能是他(她)的对手。”

 

“那么,比起围剿Saber,也许试图与Berserker联手更具可行性,要是和最强Servant统一战线,那团藏大人基本等于不战自败了。”卡卡西分析说。

 

“但不排除团藏大人也在着手与其他Master联合,”止水猜测,“目前Assassin的Master身份不明,Caster则未露面,我还是觉得在团藏大人找到盟友之前,先削弱他的势力比较稳妥。”

 

“这两件事可以一起完成,”鼬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将其并拢,“由三个Servant讨伐Saber,而我们调查Berserker的Master。”

 

三人算是就此达成共识,两个任务齐头并进地完成。只是Servant是否能够好好合作,就是未知数了。

 

 

(TBC)


评论(6)
热度(1)
2018-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