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沙沙

最近莱沙在填一个老早年以前就答应几位机油要写,却一直没完成的坑,因此其他作品暂停一阵
未爬墙,以后火影和阴阳师还会产,欢迎互动聊天,取关随意,暂不接受催更
即使是黑洞期我也要说:我永远喜欢连花(一目连x花鸟卷)

© 莱沙沙

Powered by LOFTER

【隐界Project】长夜无忧——扉泉篇(1)

给佩佩小天使的百粉点梗  @有君如佩 ,本篇大概四~五更完结,主扉泉,背景板柱斑、三镜

 

属于隐界Project系列

 

该系列的世界观架构

 

 

隐界大陆东南端,是幽深茂密的忘忧森林,森林的最深处,居住着神秘的血族。

 

他们只在夜间活动,吸食其他生物的血液,并在吸血的同时释放催眠术,使被吸血者醒来后忘掉这段记忆。

 

极少有人见过他们,因此,人间多了许多关于他们的传说。

 

相传他们高贵优雅,却遗世独立,不曾沾染凡俗气息;

 

相传他们清冷孤傲,实则拥有最炽热的内心,不会轻易动心,而一旦爱,便至死不渝;

 

相传他们为保持血统纯净,从不与外族通婚,除非甘愿离开忘忧森林,但离开的代价,则是失去血族特有的灵力。

 

……

 

血族内部,也有些关于外边的传说,最流行的,便是精灵之血可以解除忘忧森林中心地下的魔石封印。封印中沉睡的,是血族现任君主宇智波田岛曾经最宠爱的孩子。

 

族内有谁不愿获取精灵之血,解除封印,救出那个孩子为君主解忧呢?

 

但精灵与夜行的血族正相反,大多活跃于阳光之下,他们的血,何其难得。

 

君主的长子宇智波斑多年前便尝试夜间潜入精灵族的领地,却屡次空手而归,血族内部流言四起,认为斑这个“史上最强血族”乃浪得虚名。

 

次子宇智波泉奈想助兄长一臂之力,便向田岛主动请缨。他的想法是不能强夺,而要智取。

 

一族之君自然龙颜大悦,心想长子单枪匹马寡不敌众,若有次子潜入精灵族中,与兄长里应外合,定能成功。

 

不过泉奈对当年幼弟惨遭封印,至今心头仍疑云重重:

 

“父王,Kag……”

 

田岛故意咳嗽几声,泉奈才突然想起,那个名字在族内是禁语。

 

“我是说,那孩子真的因为犯了错误才被封印起来吗?”

 

“……”田岛叹了一口气,然后语重心长地说,“以后不要再问这种问题,只要是神明的旨意,就都是对的。神明只看守封印100年,便由他自生自灭,这已是仁慈和恩赐了。”

 

“父王,我明白了,”泉奈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我一定会取来精灵之血。”

 

“这是暗夜精灵,”田岛将一个指甲大小的黑色吊坠戴在泉奈胸前,“可以吸收太阳光,保护我们血族免受伤害,但你要记住,只是以防万一,如果它吸收了太多阳光,就会崩溃。”

 

“请您放心,父王。”

 

夜幕降临,泉奈离开忘忧森林,前往隐界灵气最强的地脉——建木之山。

 

听兄长说,他的友人便是建木之山的精灵,并且襟怀坦荡,热情简单。

 

泉奈并不太相信,因为他还清楚地记得,精灵族与血族曾针锋相对,互相厮杀数百年,就连妹妹治里年幼时,都差点死于精灵族之手。

 

若不是后来有人为整个隐界定下了忍术战斗规则,怕是这种争斗会持续至今。

 

当然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泉奈已经来到了建木之山附近。

 

他带上从人类最繁华的都城买来的鎏金天使披风,上边嵌有翼系神族不小心掉落的羽毛,非常稀有也价值连城。但是泉奈觉得买下它万分值得,因为其上的神族气息可以完美掩盖自己血族的身份。

 

建木之山主要居民是木系精灵族,他们可从任何植物中吸取灵气,生命力非凡,又是精灵始祖阿修罗的直系后裔,因此又被称为“本源精灵族”。

 

泉奈身上(披风上)的神族气息令路过的精灵们心生敬畏,他们看不清他那血族专属的黑发黑眸,自然而然地将他当做偶然路过的天使,即使偶尔碰到夜视精灵,只要稍稍加以血族的催眠瞳术,便可轻易蒙混过关。他就这样一路毫无阻拦地,接近山顶的灵力之源——建木附近。

 

建木作为木之精灵族的灵力源,以防万一常年有人守护。泉奈还未来得及站定,只见一道白光闪过,有人出现在他面前。

 

“谁?”对方身材高大,轮廓坚毅,目光炯炯,一头白短炸在夜色中格外显眼,他感受到了泉奈发出的神族气息后,表情缓和了许多,但随即又皱了皱眉头——高级精灵都清楚,除非事态紧急,否则神族不会深夜派遣天使下凡,“天使么,神族劳烦您深夜来访,是为何事?”

 

“……”泉奈一时没法接话,只得沉默不语。

 

“你的神族气息并不强,是受伤了,没法回去吗?”白发精灵问道,“我们木系精灵懂得治愈之术,如果有伤,还请让我帮你治疗。”

 

“不!”泉奈下意识地后腿几步,“我没受伤,只是修为不够,所以,还不能发出像强大的同族那样的气息……”

 

“天使也需要修为吗?”白发精灵奇怪地歪歪头。

 

“……”

 

“别害怕,更不要勉强,”白发精灵见泉奈神色紧张,气息也不甚稳定,便抓住他一只手腕,将他拉近自己,又把手抚在泉奈额头上,“天使如果灵力受损,又不在天界,就很难自愈,我先为你检查一番,再暂时输入灵力便于你返回天界……什么?!”

 

白发精灵目光一凛,警惕地盯着眼前的人,接着皱着眉头放开手。

 

“为什么要冒充天使。”用的并非疑问的语气,仿佛认定泉奈是要趁夜袭击这里。

 

“既然被你发现,我也不兜圈子了。”泉奈漆黑的眸变成鲜红色,其中勾玉转动,那既是血族特有的催眠幻术,“陷入沉眠吧!”

 

白发精灵对血族的幻术有所耳闻,但身在建木灵力的荫护下,这样级别的幻术他可以抵抗。但他故意没有闭上眼睛,眼神放空,装作已经被催眠的样子,想看这血族的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泉奈两颗尖牙突然变长,对准白发精灵的后颈就要咬上去。

 

“你干什么?!”白发精灵猛地一个转身,泉奈扑了个空,向前倒去,白发精灵伸出双臂,将他牢牢接住,然后打横抱起,“吃人游戏不好玩哦,恶作剧的孩子要打屁屁的。”

 

“放开我!”不知是试图吸血的事被识破,还是两人的脸距离太近,泉奈感到双颊发烫,不自然地把头偏向一边。

 

“把你的目的说清楚,我就放了你,否则……”白发精灵看了看不远处的沙漏,“过不多久,天可就要亮了,精灵们都起床了。”

 

“……”泉奈自知对方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硬碰硬吃亏的肯定是自己,于是故意迎着风向瞪大眼睛拼命眨了好几下,直到双眸变得水汪汪的,才鼓着嘴转回脸瞪向白发精灵,“虽然我就算吸食一点你的血,你也不会有危险,但既已被发现,要杀要剐,随便好了!”

 

“你……你别哭啊……”见泉奈一副(装出的)可怜兮兮的样子,白发精灵有些不知所措,语气里透出几分慌乱,“反正你也没吸成,我放你走,全当你来串趟门就是了,又不是小孩子,一言不合就示弱真让人受不了……”

 

(伪)眼泪攻势成功,泉奈心里不禁得意——没想到这精灵族还挺好骗。他故意不可思议地睁大双眼,呆呆地望着对方:“诶?真的吗?”

 

“骗你干嘛,”白发精灵把他放下,“不过要走快点走,别被人发现了。”

 

泉奈试探着走开几步,回头见对方确实毫无攻击之意,甚至脸上还带着浅淡的微笑,心稍稍放下来。

 

“那个,我叫宇智波镜,你呢?”

 

“千手……”白发精灵忆起很久以前轰动整个隐界的那件事,将差点脱口而出的自己的名字打住,好笑地弯了弯嘴角,“……自来也。”

 

 

(TBC)


评论(20)
热度(19)
2018-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