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沙沙

最近莱沙在填一个老早年以前就答应几位机油要写,却一直没完成的坑,因此其他作品暂停一阵
未爬墙,以后火影和阴阳师还会产,欢迎互动聊天,取关随意,暂不接受催更
即使是黑洞期我也要说:我永远喜欢连花(一目连x花鸟卷)

© 莱沙沙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AU】Fate/Conceal(14)

★本文漏洞百出,千万不要当做正经的文看!

 

★自纲之女千手衣玖,无重要戏份

 

★全文主要cp:卡鼬,三镜,带琳,背景板自纲

  

 

 

14.新的盟友

 

 

三个Servant循Saber的气息而去,来到了千手一族聚居的地方。

 

“就在里边。”Rider指了指位于千手族地中央区的房子。

 

“这是……火影的家。”Lancer经常便装随卡卡西在木叶观光,对村中地形已算熟悉,她僵硬地笑了笑,“志村团藏的Servant为啥会在火影家?糟了,不会是要暗杀吧,怎么办?”

 

“就说你见识短浅,当然是呼叫Master啊!”Archer撇了撇嘴,然后赶紧通知鼬。

 

Rider和Lancer也立即向各自Master汇报。

 

先去阻止Saber,我们随后就到——三位Master指示道。

 

Archer得到指令,冲上去不容分说一脚踹开火影家大门,怒吼:

 

“贼人Saber,赶快给大爷我滚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居然敢对火影出手,吃了熊心豹子胆了!”Lancer也灵装化,将长枪插于地面。

 

“如果你真的是艾尔熙德兄的儿子,就不要做愧对你父亲的事。”Rider亦严肃非凡。

 

听到动静,Saber和衣玖从里屋出来,却见客厅一片狼藉,三个不速之客皆是一脸怒意,杀气十足,仿佛要把他千刀万剐一样。Saber赶紧一手将衣玖护在身后。

 

但三位Servant认定Saber来刺杀火影,见他用戴着金甲的左臂紧紧将衣玖扳住,却以为他要把这孩子当人质。

 

“圣杯战争的规则你们忘了么,光天化日之下这样闯进火影家,成何体统?”Saber一袭金甲,高举右手,“他俩也罢,雷古……Rider,你难道真的想与我兵戎相向?”

 

“Saber……”Rider看清Saber的轮廓五官,神色微动,是啊,他在冥界与拉达曼提斯的战斗中牺牲后灵魂被召唤而来,艾尔熙德兄比他更早战死,且不曾成婚,此时却有人宣称是他的儿子,就算是冒充,长相气质也未免过于相似,令人不得不信,难道,艾尔熙德兄活了下来?还有了妻儿?

 

Rider重新板起脸,掩盖住刚才的动摇:“我不相信你会试图刺杀火影或其家人,也不想杀你,所以马上离开这里!否则,他们俩做什么可不是我能左右的!”

 

“闯进来的是你们,却要质问我吗?”Saber面容冷峻,并不畏惧。

 

“我们来了。”

 

卡卡西,鼬与止水赶到,正看见Saber左手从后边扳住衣玖,右手高高举起,对三位Servant摆出开战姿态的样子。

 

居然挟持衣玖吗?果然是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的团藏大人。纵然睿智如他们三人,也不得不试图马上头脑风暴出一个既能击退Saber,又保证衣玖安全的作战方案。

 

“卑鄙。”止水狠狠吐出两个字。

 

“Lancer,用幻影分身。”卡卡西指示,“Saber现在无法同时兼顾攻防,我们趁机救下衣玖。”

 

“Rider先待命,衣玖安全后立即带她离开。”止水说道。

 

“等他们离开,Archer瞄准Saber心脏。”鼬也认真地对Archer说。

 

!!!衣玖和Saber听到他们对各自Servant所下命令,同时一愣——等等!

 

我们明明属于相同阵营为什么这几个人要救Master杀Servant?

 

“等一下,这到底……”Saber试探着问。

 

然而没人肯听已成“猎物”的他说话。

 

“闭嘴,你这龌龊的小人!”Lancer用幻影包围住Saber,十几个枪尖一齐指向他。

 

“Saber,你先退下,我来问他们。”衣玖见沟通无果,说道。

 

“不,衣玖,太危险了。”Saber皱眉。

 

“没关系,他们不会对我出手。”衣玖冷静地说。

 

“是,Master。”Saber说罢,进入灵体化状态。

 

“什么?!”突如其来的转折让在场其他人一脸懵逼。

 

Master?Saber叫衣玖Master?!

 

他们多方观察周密思考,却搞了如此大的一个乌龙吗?当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原来你是Master。”卡卡西说。

“原来你们都是Master。”衣玖说。

 

说罢,几个Master一起笑起来。

 

“等一下,卡卡西前辈,”鼬突然想到什么,笑容立刻消失,换上严肃担忧的表情,接着靠近卡卡西,小声说,“先别大意,可能是变身术。”

 

止水也在二人旁边,耳尖地听到了鼬的低语:“关于这一点,我倒是能初步验证一下。”

 

他向衣玖走近两步,没有直视衣玖,而是像不经意似的地随口说:

 

“与其和大名家千金成亲,还不如选择053(“根”某位女忍者的代号)。”

 

镜不久前说过,团藏试图让一位得力下属嫁与止水,算是“根”和暗部重修于好的见证。说是联姻,实则想让下属潜入宇智波家,便于他掌握族内相关情报。

 

而富岳正是得知这一点,才与大名商议联姻,一来阻止“根”的阴谋,二来有了大名这个靠山,宇智波一族在木叶的地位也会提高。

 

止水讨厌有目的的婚姻,但倘若面前的人真是团藏所变,即使油滑如斯,依然会因此而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之色吧?

 

“咦?止水大哥要结婚了吗?恭喜你!”衣玖眨巴着双眼,一脸天真无邪。深褐色的明眸宛若朗星,又如清潭,饱经风霜的团藏就算变身,亦绝无可能拥有这样的目光。

 

“不会有错,你们可以放心了。”止水确信地点点头,几个Servant也放下武器。

 

而在止水身后,难以掩盖的失落在Rider脸上一闪而过。

 

卡卡西透露出联手之意,衣玖欣然答允。

 

“真没想到你也是Master。”几个Servant帮忙修房子时,Master们则来到衣玖的书房,布好结界,卡卡西拿出之前止水他们发现的,刻着一部分“根”标志的小石头,“不过你和Saber怎么会有这个?”

 

“啊,这是之前我们在村外有打斗痕迹的树林中发现的,不过没有研究出什么名堂,看样子也不像Servant的所有物,就没一直带在身上。”衣玖摸摸头说,“结果你们捡去了吗。”

 

“是啊,被我和Rider捡到了。这图案与另一个人有关,”止水不想把木叶的黑暗面告诉年幼的衣玖,因此措辞隐晦,“所以我们之前以为,Saber的Master另有其人。”

 

“看来我的隐蔽工作做得不错。”衣玖轻松地开着玩笑。

 

“你发现的打斗痕迹,是什么样的?”鼬问道。

 

“唔,范围不大,战斗似乎并不激烈,但是从受损的树木上留下的痕迹看,似乎不是物理冲击。”衣玖回想道。

 

不是物理攻击,便是魔法了,Caster吗?

 

几位Master心里仿佛锁定了新的目标。

 

 

(TBC)


评论(6)
热度(2)
2018-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