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沙沙

最近莱沙在填一个老早年以前就答应几位机油要写,却一直没完成的坑,因此其他作品暂停一阵
未爬墙,以后火影和阴阳师还会产,欢迎互动聊天,取关随意,暂不接受催更
即使是黑洞期我也要说:我永远喜欢连花(一目连x花鸟卷)

© 莱沙沙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AU】Fate/Conceal(19)

★本文漏洞百出,千万不要当做正经的文看!

 

★自纲之女千手衣玖,无重要戏份

 

★全文主要cp:卡鼬,三镜,带琳,背景板自纲

  

 

 

19.转折

 

 

大家正聊得火热,Caster突然皱起眉头,若有所思。

 

“怎么了?”琳问道。

 

“Berserker的魔力已经衰减,这……”

 

“这是好事啊,我们快冲出去一口气解决掉!”Archer双眸因兴奋而闪闪发光。

 

“不,”Caster摇摇头,“太快了,如果依照你们的情报,Berserker依赖无生命的魔力供应体的话,他的Master必定准备了大量的个体,不可能消耗得如此快,当心有诈。”

 

“你说他想让我们放松警惕,故意隐藏实力引我们出击吗?”Saber问,“应该不可能,Berserker是狂化职阶,一旦认定目标便会全力攻击,除非令咒否则无法停止。而他的Master应该不会这样用令咒。”

 

“我知道,但虽然如此,还是觉得有些蹊跷。”Caster蹙眉思索。

 

“他锁定的目标是我,”Rider自告奋勇,“我到结界外边吸引他的注意,如果他的魔力确实衰减,大家再一起击败他;如果是故意引我们上当,我再回来。”

 

“不行!”止水立刻说,“太危险了!”

 

“有句话叫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是魔力衰减的Berserker,你也不能单枪匹马对付。”Saber拦在Rider面前,“我的宝具拥有摧毁一切的威力,且衣玖的魔力供给更丰富,要去,也得由我去。”

 

“你也不准去。”衣玖举起手让Saber看令咒。

 

Caster环视大家,又仔细感知了一下Berserker的魔力:“虽然不知为什么,可确实已经衰减,如果是有意抑制,魔力流动会比现在稳定得多,但现在,他的魔力流动很混乱,像是在勉强支撑。所以我们是时候出击了。”

 

说罢,他检查了一下大家的魔力连通情况及地脉的魔力供给,便撤下结界。

 

“风神之佑!”Caster给大家加上护盾,“这能吸收一部分伤害,但依然要小心,它挡不住Berserker的直接攻击。”

 

Berserker发现目标,喉中再次发出低低的吼声,纷乱的魔力仿佛在一瞬间爆发,强大的力量直冲云霄。待大家回过神,Berserker已召唤出一颗巨大的陨石,正从天而降。

 

“不好!!”几乎所有人齐声说。

 

陨石的范围太大,他们根本来不及躲闪,即使Caster再张开结界,也只能保护结界范围内的他们,无法保护结界外的人们,一旦陨石落下,就连木叶村也会毁于一旦。

 

Caster卷起一阵飓风,生生拖慢了陨石的下降速度,然而陨石实在过于庞大,他也只能暂时勉强顶住。

 

“大概我们四个一起用宝具才行吧。”Lancer盯着遮天蔽日的陨石,“卡卡西,你的魔力还够吗?”

 

“嗯!”卡卡西微眯双眼,认真地点头。

 

“再用一次宝具,你就会消失了!”Archer按住Lancer的头。

 

“总比卡卡西深爱的村子消失了好。”Lancer露出坦然的微笑。

 

“乱来的小鬼。”Archer不禁说道。

 

四位Servant摆好阵势,各自释放魔力。

 

“Excalibur!”Saber的右臂和右手发出一道宛如利刃的寒光,直接劈向陨石,以极快的速度,将陨石切割成多个小块。

 

“闪电离子光束拳!”Rider放出刚刚闪电光束拳的升级版,把被切开的陨石再次分崩瓦解成更小的碎块。

 

“王者之师,”Archer召唤出当年东征西伐的整个军队的幻影——虽然部下们是幻影,然而每个人手持的弓箭,却皆由Archer的魔力凝聚而成,“万箭齐发!”

 

无数的箭矢飞出,将小陨石块推向远处的荒地。

 

“幻惑之影·灭!”余下更细小的碎块,则在Lancer的魔法之下烟消云散。

 

“得救了……”琳长舒一口气。

 

劫后余生的众人环顾四周,已不见Berserker的身影。

 

魔力消耗殆尽,消失了吗?

 

就在大家彻底放松下来,打算商议怎样集中力量召唤圣杯之时,一闪而过的身影划破了刚刚归于宁静的夜空。他们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低沉而毫无感情地说:

 

“趁现在,Assassin。”

 

???团藏大人???

 

远山暮雪一袭道袍,目光凛寒如冰,手中的银针将月光折射得无比冰冷。

 

嗖嗖嗖——五发银针直接飞向五个Servant。

 

“没人能在我的冰魄银针下活命!”冷酷的声音令人不寒而栗。

 

“为什么,暮雪,为什么……”琳目瞪口呆,机械地喃喃自语着。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Assassin冷冰冰地说,“你是我的朋友嘛。”

 

Servant们虽消耗了大量魔力,但还是躲过了Assassin的袭击。她马上又抽出数根浸毒的针。

 

“暮雪,不要……”

 

“我也不会伤害你的同伴们,但是,Servant们的命,我就收下了。”Assassin语气深寒,“你们互相联手也罢,居然坦诚相待?真是可笑。要知道只剩下一个Servant时,圣杯才会出现。”

 

“怎、怎么会……”琳强迫大脑正常运转,一瞬间,她看到了手上的令咒,“Caster,杀了Assassin。”

 

Caster举起三枚风符,贴在Assassin周身,正要用风之刃刺穿Assassin的身体。

 

“不!”这些日子与暮雪相识、相处的点点滴滴如过电影一般在琳脑海里循环放映,记忆中的暮雪那么美丽那么温柔,虽超凡脱俗却总会对她清浅地微笑,她不相信暮雪竟然是Assassin,是团藏大人的Servant,她拼命告诉自己这其中定有什么误会,她更不愿意失去这个朝夕相处的朋友,“不!Caster,不要伤害Assassin!!!”

 

风之刃在半空中停住,Assassin的冰魄银针刺入Caster的胸口,一口黑血从他口中喷出,洒在地上,瞬间枯萎了沾到毒血的青草。Caster无力地伏倒在地上,素来温柔的碧眸一下子变得毫无生机。

 

“连!一目连!!!!!!”琳全身颤抖,泪水不住涌出——她的一时糊涂,竟害了一直以来守护自己的Servant,这个温柔善良的风神。

 

Archer的箭矢随之贯穿Assassin的胸膛,她无力地跪下,手中剩余的冰魄银针也散落开来。

 

“Assassin!”团藏拄着拐杖走到Assassin身边,查看了一下她的伤口,发现并没有致命,暂时松了口气。

 

“Master,抱歉,我只能做到这样了。”

 

“今天就到这,我回去为你疗伤。”团藏塞给Assassin一个药丸,毫无表情地说。

 

Assassin拔出箭矢,进入灵体化,跟随团藏离开。

 

琳跪在地上,泪水滴落在Caster渐渐冰冷的身上。然而,那身体再也不会温热,那俊美的脸庞,再也不会云淡风轻地微笑。

 

“对不起,一目连,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Rider眼眶湿润,轻轻靠在止水身上;衣玖还不太明白生死,瞪大眼睛胆怯地抓住Saber的衣角;Lancer与Archer面色凝重,似在向Caster致以哀悼与敬意;卡卡西和鼬对视一眼,沉默不语。

 

带土轻轻走上去,握起琳的手,温柔地说:

 

“不,不是你的错,因为你这双手,不是杀人的手。”

 

琳抱住带土的脖子,嚎啕大哭。

 

然而大家还没来得及哀悼Caster,团藏和Assassin又杀回来。

 

“你们快走!”卡卡西示意带土。

 

带土将琳公主抱起,迅速离开。

 

团藏指了指衣玖,给Assassin使眼色。

 

“她是谁?”Assassin奇怪地问,纵然狠辣如她,也做不出滥杀无辜小孩子的事。

 

“何沅君。”团藏淡定地吐出三个字。

 

听到这个名字,Assassin突然有如失智一般,浑身颤抖,双眼充血,顾不得身上的伤,挣扎着站起,亮出手上血红的印记,直直冲向衣玖——那便是她的宝具,赤练之印。

 

“呵。”果然不出所料,团藏一副成竹在胸的表情——Assassin的真实身份是李莫愁,团藏从梦中看到她的经历,也记住了“何沅君”这个让她恨到抹杀人性的名字。

 

让她杀掉衣玖,再自杀,这样Saber便可归自己所有,有最强职阶Servant助阵,圣杯手到擒来,当火影的梦想也触手可及。

 

衣玖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Saber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右手化为利剑,割断了Assassin的咽喉。

 

“Assassin!!!”团藏偷鸡不成蚀把米,踉踉跄跄地冲过去,却不料被Saber的剑气波及,右臂的骨头亦被震断。

 

临死前的Assassin表情平静,她仿佛再次看到了少女时代的自己,看到了与初恋陆展元相知相守的日子。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去,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她低吟着那首词,安详地闭上眼睛,化为一道光消散。

 

 

(TBC)

 

我没有大过年的发刀子,剧透一下,一目连领的是假便当。至于Assassin,她虽然可怜,但做的事就是不对,所以死不足惜。


评论(5)
热度(5)
2018-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