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沙沙

这里莱沙,冷门及半冷门爱好者
杂食,主产火影和阴阳师的粮
——cp主吃——
阴阳师:连花、荒辉、茨酒
火影:扉泉、三镜
圣斗士:艾撒、隆米、迪布
跨剧组:止雷
其他:狼樱、东方主角组
轻度cp洁癖,然而经常拉郎
写文私设如山,会在文前提示,注意避雷
混乱善良系,唯一能保证的就是不刀
求互动,我喜欢互动www

© 莱沙沙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AU】Fate/Conceal(21)

★本文漏洞百出,千万不要当做正经的文看!

 

★自纲之女千手衣玖,无重要戏份

 

★全文主要cp:卡鼬,三镜,带琳,背景板自纲

 

 

 

 

21.更重要的任务

 

 

镜来到带土家时,带土正守着睡着的琳。由于之前的情绪波动,她似乎睡得很沉,带土紧紧握着她还余有一条令咒的手,她也在梦中下意识地回握。

 

“镜前辈!您怎么来了?”带土慌忙地要站起来,镜却示意他继续坐好。

 

“不必拘礼,好好陪着她吧。”说罢也拉过一把椅子坐下,“事情的经过我都知道了,不过……”

 

“我不会原谅任何让琳伤心的东西!”带土有些激动,以至于没有意识到自己打断了前辈的话,“什么鬼圣杯,如果琳因此而痛苦的话,我们宁愿不要!由我来照顾她、保护她,没有圣杯战争,也没有什么异世界的Servant,这样就很好……只恨自己已经没机会手刃那个恶毒女人了。”

 

一目连的消失,带土心里多多少少有点窃喜,只不过他的良心强迫自己不要这样想。

 

“对不起,把她卷了进来。”镜有些心疼地说,虽然当初身不由己,他也不愿把责任彻底推掉。

 

“不是前辈的错。”个中原由,目睹了团藏变身成夕颜去欺骗琳的带土自然知晓,“是我不够强大,没能保护好她。”

 

镜也没再说太多,嘱咐了一番,收回琳的令咒,便离开了。

 

他又想起了自己这些日子以来最在意也最担心的事,以及日斩说过的话。

 

回到暗部大本营,正收到水门派联络蛤蟆发来的密报:四代水影矢仓已经病危,寻找人柱力的事迫在眉睫。

 

他立即召集五位尚未出局的Master,向他们布置新的临时任务——立即带各自Servant到荒岛集结,随时准备镇压三尾。

 

“是你!”/“是你们!”

 

另外四人见到夕颜时,非常惊讶与意外;而一直在山洞闭关,从未考虑过其他Master都有谁的夕颜也是如此。

 

“亏我们一直以为Berserker的Master是大蛇丸,应对策略都想了不下二十种,结果居然是自己人!”卡卡西弯着月牙眼调侃。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夕颜爽朗地笑道,“另外,你们猜Berserker是谁?”

 

“谁?”四人一起问。

 

夕颜打了一个手势,斑解除灵体化,出现在他们面前。

 

“斑大人!!”镜幼年时见过斑,而三个暗部精英虽然未曾一睹真容,却也对这张脸再熟悉不过,不管是暗部的大幅照片,还是终结之谷的纪念雕像,他们都见过几百上千遍。

 

只有衣玖有点状况外,不过见前辈们的反应,也知他一定是个大人物,于是恭恭敬敬地行礼。

 

“暗部真是精英云集,后继有人,我身为前辈甚是欣慰。”斑粗略探知了一下几人的查克拉,满意地对镜点点头,又把脸转向年幼的衣玖,“她是?”

 

“千手衣玖,五代火影纲手的女儿。”镜回答。

 

“纲手?这么说,她是柱间的后人吧!”斑蹲下身摸摸衣玖的头顶,一向很酷的目光带上几分柔和的色彩,“长得真像你太爷爷。”

 

“老前辈过奖了!”衣玖有礼貌地说,然而内心OS:EXM?我,像太爷爷????

 

不过诸位到底都是精英,也未闲聊太久,很快进入正题。

 

“万花筒写轮眼可以控制尾兽,但需要消耗大量的查克拉,而我们四个宇智波人里只有我和镜觉醒了万花筒,我过度使用查克拉又会对夕颜造成巨大负担,因此,必须在能够控制尾兽的有限时间内,将它击败后再封印,这要用到Saber的对城宝具。”斑解释道,“衣玖,我与你太爷爷战斗多年又合作多年,自认为很了解你们一族的查克拉流动模式,我会告诉你一些激活体内查克拉的方法,好能确保Saber的魔力供应绝对充足。”

 

“嗯!!”衣玖认真地点点头,“我和修罗就拜托老前辈您了!”

 

“这样的确可以控制三尾,但我还有一个问题,要怎么封印?”鼬思考了一下,说。

 

“不用担心,四代火影夫妇一直在待命,他们可以用漩涡一族的封印术,而人柱力也已经选好了。”镜给大家吃了定心丸,却没有说即将成为人柱力的就是自己。

 

一行人立即动身启程前往荒岛。途中,两个宇智波的Servant问了各自Master差不多的问题——

 

Berserker说的万花筒写轮眼是什么?

 

“写轮眼进化的高级形式,只有经历极大的痛苦才会开启,比如目睹至亲之人死亡。”鼬回答。

 

“痛苦和失去中总是孕育着强大。”Archer不无感慨,“但这强大的代价未免太大了。”

 

“我永远都不希望得到的东西。”止水则给了Rider一个不太扣题的答案。

 

“可镜爷爷和Berserker不是说这种眼睛很厉害吗?”

 

“并不是所有厉害的东西都是美好的。”止水温柔地抚摸Rider一头金棕色短发,满眼宠溺——将来你不得不回归英灵座的时候,我也许会开眼吧。

 

 

(TBC)


评论(7)
热度(6)
2018-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