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沙沙

最近莱沙在填一个老早年以前就答应几位机油要写,却一直没完成的坑,因此其他作品暂停一阵
未爬墙,以后火影和阴阳师还会产,欢迎互动聊天,取关随意,暂不接受催更
即使是黑洞期我也要说:我永远喜欢连花(一目连x花鸟卷)

© 莱沙沙

Powered by LOFTER

【火影AU】Fate/Conceal(25)

★本文漏洞百出,千万不要当做正经的文看!

 

★自纲之女千手衣玖,无重要戏份

 

★全文主要cp:卡鼬,三镜,带琳,背景板自纲

 

 

 

 

25.各自的归宿

 

 

“小衣玖,我要走了,有没有什么话要我转告给你太爷爷?”斑抚摸着衣玖的秀发,语气宠溺。

 

“我想想……”衣玖微微歪头思索,“啊对啦!您告诉他,我特别敬仰他,将来想成为他那样无比强大又初心不改的了不起的忍者。还有,可不可以求他别把九尾封印到太奶奶体内?人柱力是不受欢迎的……”

 

斑内心:已经封印完了,并且是你太奶奶自己封印的。

 

但他仍微笑着说:“好,我会帮你把话带到,那么,再见了。”

 

“拜拜,老前辈。”

 

夕颜送给斑一个装满治疗药和兵粮丸的贴身忍具包。斑与她简单话别几句,便走进召唤阵。回过神来,依然是被召唤前的战场。

 

封印完黑绝,斑打开忍具包,柱间凑过来看:

 

“居然有提纯得这么好的药吗?超厉害啊斑!你从哪里弄到的?!”

 

里边所有药都配有详细的说明,连调配方法都备注好了。

 

“谢谢你,夕颜。”斑拿起两颗兵粮丸,分给柱间一颗。

 

“夕颜?你喜欢夕颜花?那在宇智波族地开辟一块花田,专门种夕颜花好不好!”

 

“不是,是我前几天梦里见到一个名叫夕颜的人,这些药都是按她告诉我的方法配好的。”斑随口编道,“我还梦到了自称是你曾孙女的孩子,她把你视为偶像。”

 

衣玖:emmm是敬仰啦!我偶像明明是我爸爸,老前辈您不要随便艺术加工啊!


“你还是别活到100岁了,否则那孩子见到你本尊,会失望的。”斑坏笑着吐槽。

 

“我有那么糟糕?”柱间一脸黑线。

 

“非常糟糕!”

 

 

 

“小衣玖,我要走了,有没有什么话……”修罗学着斑的样子摸摸衣玖头顶,后半句却说不出口。

 

是啊,于自己而言,前一秒告别幼年衣玖,后一秒就会见到青年的她;然而对于衣玖,他这一去,便无异于永别。他舍不得让这孩子伤心。

 

“当然有话要对你说!”衣玖微微低着头,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接着仰起脸,眼中隐约透出少许晶莹,嘴角却溢满笑容,“回去开个特色餐厅吧,也许我哪天想念你的手艺了,就会凭对美食的强烈渴望找到你的!”

 

“没问题!你得答应我,一定要来啊!”修罗说着,悄悄按开藏在身上的催眠音乐盒——他在希腊战斗时偶尔会用到的道具,待衣玖睡着后,将她抱回她的房间。

 

“忘记这次圣杯战争吧,我们有缘还会再见的。”他在衣玖稚嫩的脸蛋上印下一吻,才离开火影宅,走向他被召唤时现身的树林。

 

 

 

一目连由琳召唤而来,他的召唤阵还在之前的简易公寓区后院,距离琳家不远。

 

带土和琳已经回归正常生活,他不想再打扰,便趁夜悄悄来到召唤阵附近。

 

“Ca、Caster!”

 

“!”这久违的声音让一目连心里一动,回过头,只见琳已经冲出家门,向自己跑来,带土在后边一面喊着“等一等”,一面追上去。

 

“Master。”一目连的微笑一如既往地温柔。

 

然而琳却再也忍不住了,她抬手捂住嘴唇,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簌簌落下:

 

“Caster,对不起,对不起……”

 

“不,该道歉的是我,让你担心了。”

 

带土将琳搂在怀里安慰,而他看向一目连的眼神则有些复杂:

 

“召唤阵一直没有消失,琳猜测你会不会还活着,每天只要在家不管看书还是吃饭,都要在这窗边看着。”我知道她只是心怀愧疚,对你并无旖旎之意,但我还是很不爽——带土强迫自己不把后半句说出口。

 

“发生了很多事,总之,我被救了下来,与新的Master结下契约。不过现在,圣杯战争已经结束了,我也要回到自己的世界。”

 

“回到画卷中的美丽女孩身边吗?”琳擦了擦噙着泪的泛红眼角,欣慰地问道。

 

“嗯。”说到此,一目连的表情变得更加柔和,“Master、带土先生,愿你们一直幸福。”

 

一目连消失在召唤阵中,带土低下头,唇角温柔地抚过琳脸上残留的泪痕:

 

“不许为别人哭,我都没让你哭过。”

 

待一目连再次睁开眼,他已回到未被召唤时经常光顾的画卷中,与另一只柔软的手十指相扣握在一起。

 

“醒了?”美丽的少女温柔地望着他,飞鸟环绕在他们周围,那般祥和美好。

 

“我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但又特别真实。”一目连唇角泛起暖暖的微笑,“你想不想听?”

 

“好。”花鸟卷点点头,轻靠在他肩上。

 

 

 

自从爱丽丝菲尔告诉各位Servant可以回到自己的世界,止水心中就一直怅然若失。

 

他不希望雷古鲁斯离开。

 

明知两人不属于同一个世界,明知即使动心也不会有结局,但依然,情不自禁。

 

他一直回避着自己的感情,反复告诉自己,对方和自己一样是男孩子,且终有一天会离开。然而当万花筒写轮眼开启那一刻,他便彻底知晓了自己的内心:

 

承认吧,宇智波止水,你对他的感情,远远超过了同伴之间的友谊。

 

Servant没有魔力供给,即使不进入召唤阵,也会因魔力的逐渐散去而消失。他想让雷古鲁斯多留些时日,又怕到时分开会更加不舍。

 

“止水哥,我、我会一直想你的,我要告诉冥河的摆渡人,不要取走我的记忆,我要用小宇宙守护你。”

 

看着这天真热情的少年红着眼圈强颜欢笑的样子,止水心里如刀绞一般。

 

长痛不如短痛,还是让这段缘分,深藏心底吧。

 

召唤阵前,止水不舍地放开了手。

 

“不要看,”雷古鲁斯一只脚迈进召唤阵,声音哽咽,“我怕你看了,我就舍不得走了。”

 

“嗯,”止水重重地点点头,闭上眼睛,在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光芒穿过眼皮射入瞳孔那一刻,他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语,“雷古鲁斯,我喜欢你,不,我爱你……”

 

光芒消散,止水睁开眼睛——

 

“诶?”四目相对时,他和雷古鲁斯同时一惊。

 

“你还在?”/“我还在?”

 

“啊,对了,止水哥不是用令咒让我‘永远不要离开你’么,所以我才会留下啊!”

 

居然下过这样的命令吗?止水当时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意识不到自己说了什么。

 

原来,是这句话么……

 

他伸出双臂,与雷古鲁斯双手交握,顺着那尚还稚嫩的手臂,将心心念念的人紧紧揽入怀中。

 

跨越时空,彼此相守,再也不会分开。

 

 

 

“终于不用天天看到你这让我添堵的家伙了!”杏子用枪杆敲着铁木真的头。

 

“混账小鬼,这句话原封不动还给你!”铁木真也不示弱,举起手掌砰地一声按在杏子头顶上。

 

“人渣大叔,不,大爷,不,老爷爷,不,老不死的!祝你以后年年被盗墓,财宝都抢光,哈哈哈哈哈哈!”

 

“你是悬疑小说看多了吗?已经被折腾出来一圈,难道还希望我在地底下也不得安眠?”

 

“反正,你若不好,便是晴天。”

 

“那恐怕你要失望了,我可是名垂青史的一代天骄,比你这小鬼强一百倍。”

 

“哼!死了好几百年的人有什么好炫耀。”杏子潇洒地一转身,拉住卡卡西袖子,“走,卡卡西兄,我再也不要见到他一眼!”

 

“彼此彼此。”

 

“诶等等!”杏子走出两步,又回头,拿枪杆戳戳铁木真后背,“把你的箭送我一支。”

 

“干嘛?”

 

“下次要是圣杯降临到我的世界,我好拿它把你召唤出来差遣啊!”

 

“切,痴心妄想。”话虽这样说,铁木真还是扔出一支箭给杏子。

 

……

 

两个欢喜冤家般的Servant走了,鼬和卡卡西的世界一下子安静起来,他俩到村外散步。

 

“卡卡西前辈——”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卡卡西弯起月牙眼,“听父亲说,镜大人已经与五代目大人商议重新调整宇智波一族在木叶高层的职务,有他这个位高权重又收服了三尾的前辈,你的家族一定不会遭遇危机。”

 

“嗯,父亲已经决定,不再与大名联姻试图威胁木叶了。”鼬欣慰地说,“太好了,卡卡西前辈。”

 

“真的吗?”卡卡西睁开眼,露出难以掩饰的喜悦,“我还怕止水与Rider确定关系后,联姻的事会落到你头上呢。”

 

“不会啊!”鼬脸上浮现出久违的、毫不掩饰的单纯笑容。

 

“那,下次叫我时,把‘前辈’两字去掉怎么样?”

 

“好,”鼬面向卡卡西,目光如水,“卡卡西。”

 

月色温柔,木叶的夜晚格外安静美好。

 

 

(END)

 

完结撒花www!


评论(2)
热度(6)
2018-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