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沙沙

最近莱沙在填一个老早年以前就答应几位机油要写,却一直没完成的坑,因此其他作品暂停一阵
未爬墙,以后火影和阴阳师还会产,欢迎互动聊天,取关随意,暂不接受催更
即使是黑洞期我也要说:我永远喜欢连花(一目连x花鸟卷)

© 莱沙沙

Powered by LOFTER

【阴阳师同人】浮云何曾遮望眼(3)

架构及人物

 

 

 

 

第三章

 

 

报名完毕,阿势又向云烟阁求了一份全部参加比武招亲人员的名单。云烟阁这次没收钱,但这仅仅是价码顶多五两银子的问题,想到上次被白吞的一百两,他心里仍有些忿忿。

 

不过,身份已经糊弄过去,也并无人起疑,其他事便皆是旁枝末节了。

 

当真没有起疑吗?这只有主持此次比武招亲的两位小王爷心知肚明。

 

这两位小王爷便是长公主阎魔的一对双生子,鬼使黑与鬼使白。到底是自家人,皇上将此事交与他们,自然放心。

 

黑白两兄弟逐一过目参与者的信息,鬼使白沉默不言,而鬼使黑口中则不时啧啧两声。翻阅过半,二人的目光落在一张报名自荐书上。

 

字迹娟秀精巧,文采不凡,虽出身不算显赫,字里行间却透出浓浓的书卷气息,令人无端心生好感。

 

“金天璇,这名字也是诗意又吉利,等比武当天我见到他,只要不是举止轻浮或样貌太丑,我便想法子让他最终入围,得到面见雪女妹妹的机会。妹妹虽是大家闺秀,但哪个少女没点旖旎心思,与翩翩君子邂逅,她定然不会拒绝。”鬼使黑拊掌阔谈。

 

“此君虽看似极好,然而兄长大抵不知,雪女已对鹿良大人家的公子芳心暗许了吧?”鬼使白吐槽哥哥,“要说门当户对,也是鹿公子更为合适。”

 

“门当户对有什么用,”显而易见,鬼使黑对所谓门第观念不屑一顾,“不过你说妹妹心里有小鹿,我怎么不知道!”

 

“粗心如兄长,要是知道才会让我大吃一惊。”

 

鬼使黑嘁了一下,继续往下看,随即他指着一张鬼画符般的字迹和那令人忍俊不禁的名字,大笑起来。鬼使白被他笑得有些发毛,凑上去看,也不住噗的一声喷笑。

 

“哈哈哈哈哈哈居然有人叫金天鸡,他想一唱天下白吗?这人怕不是来捣乱的哈哈哈哈……”鬼使黑腰都要弯了。

 

“只能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鬼使白不比兄长那般豪放,淡然道,“等等,金天璇,金天鸡,两人又都是出身碎叶国贵族,想必是兄弟……”

 

“咦,真的诶?!”鬼使黑恍然大悟,“可这父母也太偏心了,哥哥的名字那么好听,弟弟却如此逗趣?”

 

鬼使白看了看“金天鸡”那龙飞凤舞错字连篇的自荐,略略思索,道:“年幼学浅,将名字写错并非怪事,天璇与天玑皆出自北斗,他的真名,应该是金天玑。”

 

“可这要多年幼才会写错,若是垂髫小童,怎会有报名资格,怕是模仿自家兄长,胡写一番,不小心叫兄长一起交上来了吧!”鬼使黑说着,将那张纸抽出,要撕掉。

 

“先别急,万一真是正经的报名被我们销毁,届时人数有误,如何向皇上交代?暂且放在我这里,等初赛当天,一切自见分晓。”

 

 

近日京城,除了被提及最多的比武招亲,尚有些人茶余饭后议论几位皇子公主的婚事。尤其是太子世辞,即如今最受皇上器重的皇长子。

 

世辞如今已27岁,寻常皇子到了这个年纪,大都已经娶妻纳妾,子女环绕膝下,可他非但不曾成亲,就连婚约都没有,实令人好生蹊跷。过往十年,皇上并非没打算为他指婚,却都被他以“大丈夫何须儿女情长”为理由回绝。皇上也知道这不过是借口,然而到底心疼这个因其母被废了后位而遭遇诸多冷眼的儿子,便不再多问。

 

而约摸一个月前,皇上到太子居所,偶然看到世辞的桌案上一张未完成的书法,云“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似已心有所属,于是大喜,有意在忙完雪女郡主招亲选婿一事后,为其安排指婚。

 

许是皇上随口说起,便一传十十传百,传到坊间却成了“皇家打算好事成双,打算为郡主招亲同时,挑选太子妃”。

 

也难怪妖琴师心急如焚,身为太子侍读,昔日数载朝夕相伴,世辞已将他视为唯一能倾吐之人,言语间流露出对妖琴师幼妹花鸟卷的倾慕之情,令身为长兄的妖琴师颇为不悦。

 

花鸟卷年方十八,极其聪颖,不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精研医理,医术过人,尤擅千金一科,入太医院任职三年,广受赞誉。而她秀美精致的容颜,即使薄施粉黛,依然清丽动人。以她昔日重臣之女的显贵身份,和出类拔萃的才貌,与之相配的定是王侯将相之子,而世辞,自认在其中最具优势,只是暗恋多年,并不敢言。

 

因为妖琴师很早以前说过:“敢对舍妹心存非分,吾定令其生不如死。”许是舞象之年的一句玩笑,却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世辞从不表露半点心迹,直至不久前皇上寿宴后的酒后吐真言。

 

妖琴师倒不是讨厌世辞,只是他对幼妹宠溺有加,无法接受其嫁与将来最可能君临天下的人。毕竟于帝君而言,从没有什么情有独钟,就算盛宠不衰,也不过是后宫之中的一人。而在他看来,妹妹必须是妹夫心里唯一的唯一的唯一,容不下她未来的婚姻里有一丝杂质。

 

所以他才急不可耐地求助云烟阁。烟烟罗给他吃了定心丸,他便主动向皇上申请,借与大理国文艺互访之际,作为代表远游他乡。

 

临行前,他特地来到云烟阁,在甘棠树枝上挂好字条:

 

“太医院女医花鸟卷是否心有所属,如有,乃何许人也?”

 

 

(TBC)


评论(5)
2018-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