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沙沙

最近莱沙在填一个老早年以前就答应几位机油要写,却一直没完成的坑,因此其他作品暂停一阵
未爬墙,以后火影和阴阳师还会产,欢迎互动聊天,取关随意,暂不接受催更
即使是黑洞期我也要说:我永远喜欢连花(一目连x花鸟卷)

© 莱沙沙

Powered by LOFTER

【圈地自萌】青空之家(6)

★第六章

 

 

说起“美食三人组”,身在青空之家的人都不会陌生,这称谓的来历,有人说是修罗有一手相当棒的厨艺,而他的两个损友,迪斯和阿布总跟他蹭吃蹭喝的缘故。

 

其实这个称号要追溯到多年以前,超能力兴起不久,“圣域”组织刚成立几年的时候……

 

那时还没有“青空之家”,“圣域”的超能力者们住在雅典城郊一间名为“Saint Room”的高级公寓里。公寓一楼是公共食堂,向这里的住户提供三餐、水果、鲜奶、以及免费茶水。二楼有很多套间,以十二星座和太阳系各大天体命名。都由两个卧室一个小厅组成,并配备洗手间,24小时供应热水。三楼则是办公室、会议室、活动室等。公寓外边还有一个小花园式的院子,供大家休憩玩耍。

 

十几年前,这公寓还很新,只有白礼、赛奇、克雷斯托、阿弗尼尔等当时的超能力骨干及他们的妻子儿女。后来,“圣域”大规模招贤纳士,几天内搬来了好多住户,而且来自世界各地,公寓很快就快住满了。

 

巨蟹、摩羯和双鱼的住户是同一天到达的。巨蟹间住的是在意大利著名都市米兰担任特警的马尼戈特,表情严肃中带着几分戏谑和玩世不恭,他领着一个孩子,虽然年幼,气质上却与他如出一辙;住进山羊间的青年名叫艾尔熙德,一看就是个严肃认真的人,其妻卡莉欧佩形容高贵,举止矜持,两人牵着一个孩子的手,那孩子长得几乎与艾尔熙德一模一样,大概是他们的儿子;双鱼间则有两对夫妇,容貌都十分华美优雅,年长鲁格尼斯和雷诺儿,也领着一个漂亮的孩子,由于尚幼小暂还不能一下看出是小公子还是小千金,年少些的雅柏菲卡和伊文捷琳似乎是一对准父母,伊文捷琳尽管穿着宽松舒适,仍隐约看得出小腹微微饱满。

 

三个孩子都约摸五、六岁,于是在大人们互相寒暄的时候,已经凑到一起跃跃欲试了。

 

 “我叫阿布罗迪,很高兴认识你们!”双鱼间的漂亮孩子像变戏法似的“变”出两朵玫瑰,递给另外两个孩子。

 

“花嘛,女孩子戴的东西不要给我。”巨蟹间的孩子显出一副拽拽的表情。

“我,我也是男孩子呀,这是见面礼,你们务必收下!”阿布罗迪诚恳的说。

“很漂亮的花,谢谢。”摩羯间的孩子接过玫瑰,却不知道这种花有刺,手被扎了一下,“哎哟!”

“对不起对不起,忘了告诉你要两个手指在我握着的地方接过了……”阿布赶忙道歉,抓过那孩子的手看有没有伤到,“流血了呢……”

“没关系,平常总跑跑跳跳的,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那孩子捡起掉在地上的玫瑰花,微微一笑,“我叫文森佐-圣马丁,简称修罗,你的礼物,我会好好保存。”

“哼,看来,我没接是正确的。”巨蟹间的孩子说。

“马尔科,不要对新朋友无理!”马尼戈特训斥道。

“知道啦,叔叔,我只是觉得像你们大人那样客客气气的打招呼实在麻烦得很,还有,请叫我迪斯,”说着也接过花,又从口袋里翻出一个小小的,药膏样的圆盒,扔到修罗另一只手上,“拿去,花刺这点小伤,涂两天就好哩。”

说着,脸上露出带着几分得意的坏笑:“迪斯马斯克,你们叫我迪斯就行,不用太谢我哦!”

 

从那时起,三个孩子总是凑在一块嬉戏玩耍,分享家乡的小特产,或是将零花钱拿出来凑在一起,偷偷溜到院子外的烧烤小摊吃烤串,偶尔也悄悄“潜入”其他房间收刮放在窗台或茶几上忘记收好的零食……他们似乎对美食有着相当敏锐的雷达,就连上学以后,也比别的小伙伴更早发现食堂什么时候去能吃到最美味的菜品,以及校园边的便利店里哪种食物最好吃……大家都开玩笑称他们是“美食三人组”,而他们自己似乎对此称呼颇为自得并一直沿用至今。


三年级时,三人已经不再满足于到处搜寻美味,而是打算亲自尝试料理。于是他们几个约定,以一个月为期,看谁能做出最美味的东西,谁就可以吃狮子间里“每天窗台上都放着的极品黑巧克力”,每天只供应一枚,一定是极其珍贵的东西——他们这样想。

修罗开始跟爸妈学习怎样煮饭做菜,公寓套间不带厨房,所以只能用电饭锅、烤箱、电磁炉等工具进行简易的料理。不知是艾尔熙德有板有眼的性格让儿子不敢丝毫马虎,还是他天生就有强大的料理DNA,一个月下来,竟然已经能将几种简单菜做得像模像样,若给陌生人吃,还真看不出这仅仅是十来岁孩子的作品呢!

阿布一开始也想学做饭,但他偷着自己摆弄平底锅煎鸡蛋,不小心被溅出的油烫了手,爸妈不让他再这样做菜,而是教了他如何用烤箱烤出香喷喷的甜点;迪斯也曾缠着叔父马尼戈特教他做饭,但马尼戈特正赶上调动工作要去希腊警署应聘,没有时间,结果迪斯有一次溜进后厨,看见一个来自亚洲的厨师正在卷寿司,就学了下来,虽然简单,却也算是正儿八经的料理。

一个月后,三人各自弄好食物聚在一起,迪斯的寿司卷为主食,修罗的番茄烩牛肉为菜,阿布的玫瑰蛋糕为餐后甜点,全都吃得心满意足不亦乐乎。最终一致认为,三人站成平手,要悄悄拿来狮子间的极品黑巧克力一起吃。

 

这天放学后,三人潜入空无一人的狮子间,拿了“战利品”黑巧克力正要撤退——

“咦?你们在做什么?”是艾奥莱沙稚嫩的声音,那时的她刚刚读一年级,还是个苹果脸蛋、金棕色短发的可爱女孩。虽然低年级放学时间要早半个钟头,但每天艾奥莱沙课后都留在学校锻炼身体,然后才由六年级的哥哥雷古鲁斯接回家。

美食三人组就是摸清了这一点,才选择放学回家后马上潜入。结果今天体操老师请假了,乒乓球台又已被占满,艾奥莱沙只做了跑步和跳绳两项活动,哥哥还没下课,她没事做就和住在双子间的四年级的撒加一起回来了,比平时早了很多。


“啊,没有没有,没什么……”迪斯一边打哈哈,一边把握着巧克力的手藏在背后。

“真的?”

“真的真的!”阿布和修罗也配合的点头称是。

“你们要找我哥?他还没放学,晚些才回来,不然你们就在这儿等他吧!”艾奥莱沙像小大人似的说。

“没,我们不找他,不找他……”迪斯说着,侧过一点身子要往外遛,而这时,放下书包的艾奥莱沙注意到窗台上的巧克力不见了!

“迪斯,你手里拿着什么?”

糟、糟糕!三人同时面露尴尬,居然,被发现了!

“我还有好多同样的巧克力,但拜托你们将那一块还给我,好吗?”艾奥莱沙并没有生气的意思,“那块巧克力,是我要留给艾俄表哥的,上边还刻了字,如果你们吃掉了,我就要重新做一个,但往巧克力上刻字实在是太累了,我已经刻坏了好几颗,终于有个成功的了。所以,请还给我,我这有一大包,都送给你们!”

 

“留给艾俄洛斯?”三人见艾奥莱沙这样说,放松了不少,修罗随口念叨了一句。

“是啊,艾俄表哥一到周末就和艾欧表哥去打羽毛球,打上一两个小时很耗费体力,最好的办法就是吃一块巧克力补充能量,但他们的零花钱不多,所以每次都是艾俄表哥给艾欧表哥买一块巧克力,自己就不吃了。”艾奥莱沙撅了撅嘴,又接着说,“为此我哥特意送他们一大包巧克力,可是艾俄表哥还是每次都给艾欧表哥一块,自己不吃……我记得他小时候很喜欢吃巧克力的,现在为了给艾欧表哥留着,舍不得吃,所以,我就想了这个办法,艾俄表哥的生日快到了,我想送给他一块巧克力做生日礼物!”

“原来如此,喏,还给你,对不起啦,艾奥。”迪斯把巧克力递到艾奥莱沙手上,她打开包装纸,确认刻在巧克力上的字都完好无损,露出开心的笑容:

“太好了,没有坏掉不用重刻!这一包就送给你们吧!”

“这……怎么好意思,我们差点拿走你给艾俄洛斯准备的礼物,你非但不罚我们,还送我们这么一大包……”阿布推迟道,接着“变”出一朵黄玫瑰,“是我们不好,作为赔礼,送给你,拿着这小心刺。”

“谢谢,”艾奥莱沙神秘一笑,“可是巧克力你们一定要收下,谁说不是惩罚你们啦,就是要罚你们帮我吃掉!”
……

“战利品”比想象的多出几十倍,三人兴奋得合不拢嘴,可是吃了一块后,才明白艾奥莱沙说的“罚你们帮我吃掉”的真正含义——

原来,这种高纯度黑巧克力并不甜,而是带着浓郁的苦味,如果艾奥莱沙刻字时每刻坏一次都要自己吃掉的话……确实也是一种味觉的历练啊!

 

————————插播小剧场————————

 

三天后

雷古鲁斯:艾奥,有没有看到我放在茶几下边那一大包巧克力?

艾奥莱沙:诶诶,那巧克力哥哥爱吃?看你总是不吃,我以为你不喜欢,就让迪斯他们帮忙消灭了!哥哥喜欢的话,我拿运动会的奖金给你再买一包,你别生气啊!

雷古鲁斯:当然生气……

艾奥莱沙(紧张):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雷古鲁斯(微笑,摸妹妹头):怎么会生艾奥的气呢,哥哥是在气自己,没有及时跟你说清楚害你把那样恐怖的东西送给朋友。

艾奥莱沙:恐怖?哪里有,我觉得特别好吃啊!

雷古鲁斯:难道你也喜欢苦的?你不常吃零食,我都不知道,是哥哥失职啦!不过,艾奥这一点,和艾俄好像呐!

艾奥莱沙:真的?艾俄表哥也喜欢,太好了,窗台那一块可以放心的送给他当生日礼物啦!

雷古鲁斯: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喜欢这么苦的东西,之前买的坚果葡萄干巧克力,还以为他舍不得才每次都只给艾欧吃,直到那次晚上给他指导奥数题,看他喝黑咖啡提神,才知道这家伙原来是不喜欢吃甜食。

艾奥莱沙:所以哥哥就……

雷古鲁斯:是呀,打算圣诞节时拜托圣诞老人装在他的长筒袜里!

之后的好多年,艾奥莱沙都以为哥哥好厉害,竟然和圣诞老人交上朋友还能拜托他送给艾俄表哥礼物,雷古鲁斯当然不会告诉她,其实每个家庭的爸爸才是真正的圣诞老人……

 

————————插播结束————————

 

“美食三人组”就这样在寻找、发现、尝试中度过了十几个春夏秋冬,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从当初的Saint Room到如今的青空之家。

记得修罗的马吉里特餐厅经过一个假期紧锣密鼓的准备终于在三人一同升入大学前一周开业时,他们叫上从小长大的那群朋友,开开心心庆祝了一番,待晚上朋友们走后,三人关掉大厅和其他房间所有的灯,在一个小包间里,开启了人生中第一瓶庆功酒……

说来真是缘分,三人从小学到高中毕业,一直在同一个班级,直到大学读了不同专业,天天绑在一起的状况才改变。但他们仍经常一起在图书馆、体育场、活动室出现,马吉里特餐厅几乎天天看得见迪斯和阿布的身影,而阿布的话剧社每次演出,他的两位朋友无论课业和工作多么繁忙,都会准时出现在观众席的第一排。

三人凑在一起时从来不会说客气话,不互相取笑拆台揭老底不舒服斯基。迪斯平时装凶惯了也罢,而阿布和修罗无论平时多么彬彬有礼,他们仨互相一见面准会原形毕露——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损友吧!

 

新学期到来,“损友”们又会有什么新的行动呢?


评论(6)
2018-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