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沙沙

这里莱沙,冷门及半冷门爱好者
杂食,主产火影和阴阳师的粮
——cp主吃——
阴阳师:连花、荒辉、茨酒
火影:扉泉、三镜
圣斗士:艾撒、隆米、迪布
跨剧组:止雷
其他:狼樱、东方主角组
轻度cp洁癖,然而经常拉郎
写文私设如山,会在文前提示,注意避雷
混乱善良系,唯一能保证的就是不刀
求互动,我喜欢互动www

© 莱沙沙

Powered by LOFTER

【圈地自萌】青空之家(1)

★第一章

 

 

1.

听说克雷斯托很喜欢文玩,卡妙特地去商业街的艺人工坊,挑了一份仿古希腊风的精巧雕塑,第二天傍晚登门拜访这位前辈。

 

由于刚刚入住,屋内布置简洁利落,除了书架上满满当当之外,一切都显得很空旷。

 

卡妙将雕塑放在茶几中央,目光正落在旁边的一本书上:《普希金诗集》?原来前辈还很有浪漫情怀,完全看不出当年经历了……

 

克雷斯托的话将卡妙从思绪中拉回:

 

“给你最爱吃的奇异果冰沙。”他接过女儿准备的冷饮递给卡妙。

 

“谢谢,”卡妙礼貌地接过来,“没想到前辈还记得我小时候的喜好。”

 

是啊,现在的卡妙已经不常吃甜食了,但前辈的用心还是让他觉得暖暖的——即使他小时候,也没有与克雷斯托长期相处,不过几面之缘。父亲的这位老师,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离开希腊,除了不定期与父亲通信外,鲜有音讯。

 

然而他却记得多年前的琐事,记得自己学生的儿子喜欢的东西。

 

“听说你是今年S.F.大学物理系新生中的第一名,”寒暄后,卡妙在沙发边上坐下来,克雷斯托问他,“修的什么专业?”

 

“光子力学专业,前辈。”卡妙谦逊地说,“S.F.大学向来人才辈出,能与各路精英一起求学,实在荣幸。”

 

“小女也是今年入学,就读播音主持专业。来,希尔维亚,跟你的新校友打个招呼。”克雷斯托招呼正在整理书架的女儿。

 

“来了,”那女生爽快地应道,走过来礼貌地向卡妙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我名叫希尔维亚-路德斯。”

 

她留着一头冰蓝色长发,发尾自然地垂过肩膀,带着天然的微卷,在柔和的灯光下闪出灵动的光泽。肌肤白得透亮,深邃立体的五官就像出自雕刻大师之手,此时虽素面朝天,依然难掩其惊人的美貌。与英俊优雅的卡妙站在一起,就仿佛童话中王子公主相见那些无比唯美的场景于三次元再现一般。

 

不过,是不同作品中的“王子”和“公主”。

 

“卡妙-维恩格尔,很高兴认识你。”卡妙以绅士礼仪回握对方的右手四指。

 

克雷斯托在他们身旁,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我还要去为你妈妈和哥哥办理双国籍手续而准备资料,争取等下周海德堡读书会结束,就把他们接来,”聊过一会,克雷斯托突然对女儿说,“你先和卡妙聊着。”然后又拍拍卡妙肩膀,“你坐,不要客气,就像在自己家一样!”

 

目送自家老爸出门,希尔维亚好生奇怪:

 

“照理说爸爸不应该把此等重要的事情拖这么久啊……大概是最近太忙了。”

 

“确实,举家搬迁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如果你们需要帮忙,只管提出就是。”卡妙说完前半句,迟疑了一下,还是试探着问,“不过令尊操劳,可还与‘圣域’有关?”

 

“圣域”,即希腊众多超能力组织中成立最早,实力也极其强大的一个,目前的领袖是白礼和他的妻子。多年前克雷斯托曾经是该组织最叱咤风云的人物之一,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诸多事迹已逐渐沉淀成往事,他也从未向女儿提起。

 

“我也不清楚,”希尔维亚如实说,“如果只是我入学,爸妈和哥哥大可不必全都搬来希腊定居,一定有什么他们不得不出面的事情,但想必他们不会对我说起。”

 

“大人总是这样,我爸最近也似乎在对我隐瞒什么,尽管朋友说肯定是我想多了,然而还是不能不在意。”对希尔维亚所言,卡妙深有同感。

 

“我会帮你留意爸爸的举动,如果‘圣域’确实要面对什么危机,我一定及时告诉你。”

 

两人交换了WeChat账号,算是立下口头约定。

 

 

——————插播——————

 

登场人物の口袋资料

 

姓名:希尔维亚-路德斯

性别:女

年龄:18岁

年级:大一

国籍:德国

出生地:德国曼海姆

生日:2月16日

身高/体重:172cm/53kg

发色/眸色:冰蓝/深蓝

喜欢的食物:橄榄油煎鳕鱼配小番茄

讨厌的食物:油炸蔬菜

超能力:时间暂停、时间错乱(B级)

备注:S.F.大学传媒系的系花,成绩优秀,会去现场看本命球队比赛的球迷,喜欢给朋友当解说。院系活动时比起扮演公主更喜欢当旁白。

 

——————插播结束——————

 

 

接下来几天,卡妙似乎觉得母亲瑟拉菲娜的举止也有些异样,这更坚定了他的猜测。

 

毕竟母亲已有近十年不问“圣域”之事,一心从事模特工作,生性洒脱的她似乎从不为什么事烦恼过,如今却也时不时蹙眉沉思,或深夜无眠之时与笛捷尔谈论什么——尽管卡妙听不清楚。

 

他知道,即使询问父母,他们也不会透露分毫,只好暗中观察,就像希尔维亚打算做的一样。

 

卡妙也低调的通知了青空之家的其他朋友,让他们适当留意大人们有无异常举动,或是言行中是否有蛛丝马迹可寻——不过,除了沙加,因为卡妙猜得到,如果说起,还会再次被吐槽。

 

遇到一个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佛系朋友,也是有点小小小郁闷。

 

于是,在大人们毫不知情的时候,青空之家的“年轻侦探”们,已经开始悄悄工作了。

 

 

2.

周末,希尔维亚来到青空之家附近的商业街,打算添置些东西,妈妈和哥哥马上也要搬来,不少零星的生活用品都要现买。尽管,网购也很方便,但她是想以购物之名,行与卡妙接头之实。

 

因为她似乎从哥哥在WeChat上说的话中,推测出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

 

哥哥迪弗里已经33岁了,之前在曼海姆担任特警。几个月前,曾来过一次希腊,并且到雅典警局应聘成功,之后回国处理手头的几个案子,并进行工作交接,计划与母亲一起移民。

 

他比希尔维亚年长太多,早已独当一面,想必爸爸那些不能跟她说起的事情,会和哥哥说起。

 

“快来看,我刚刚的街拍效果怎样!”希尔维亚故意兴冲冲地把手机举到卡妙眼前,实则给他看哥哥的朋友圈:

 

“好男儿志在四方,哪个国家需要我,我就会出现在哪,能力,不分国界。”

 

“甚好,甚好!”卡妙故意接续希尔维亚的话题,“不过,要想拍照,有一家店更适合你。”

 

“哪里哪里?!”

 

“跟我来——”

 

卡妙将希尔维亚领到占卜屋。顾名思义,这里充满神秘的气息,连灯光都是昏暗隐晦的。推开门,无人应答。

 

“这儿的主人很奇怪,经常在里边不露面,也不喜欢随意与人交谈,”卡妙说,“不过你可以放心,来这里只要不是找他占卜,说任何话他都会选择性失聪。”

 

还有这样的人吗?希尔维亚在心里吐槽。

 

不过,超能力世界无奇不有,即使有人存在这种能力,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吧!她也不纠结,和卡妙在放置水晶球的桌前坐下,开始认真讨论。

 

“你的意思是,令兄这条动态,暗指‘圣域’可能遭受危机,而他是来协助令尊的?”卡妙默读了几遍迪弗雷发的文字,说道。

 

“想必没错,”希尔维亚回答,“否则哥哥为何要说‘能力不分国界’,如果只是普通的换工作,没必要说得如此大格局吧!总觉得他在暗指超能力。”

 

“究竟是什么样的危机呢?”卡妙思考着,“如果你问令兄,他会不会回答?”

 

“算了吧!他一定会说‘小孩子都懂些什么,玩自己的去吧!’”希尔维亚吐槽道。

 

“长兄如父嘛,如果我有妹妹,一定也不会希望她卷入麻烦中的。”然而卡妙没有妹妹,他根本不知道有妹妹的哥哥会有多么“可怕”的战斗力——好吧扯远了。

 

“他才没那么好心呢!”希尔维亚调侃般地笑道,而后又正经地说,“算了不提他,你的朋友中有没有和哥哥年龄相仿的,如果一旦遇到危机,极有可能会为‘圣域’出一份力的人?”

 

这下确实提醒了卡妙——也许可以请穆去询问史昂老师,请沙加或米罗去询问童虎老师,或者提议让艾奥莱沙与哥哥雷古鲁斯聊一聊。

 

再或者,其实有个更好的人选,尽管他平时并不喜欢抛头露面。

 

“我似乎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卡妙意味深长地说。

 

“好,如有消息,也请及时与我联络,如事关爸爸安危,我自然义不容辞。”

 

两人走出占卜屋,正遇到一位年纪轻轻,面容清秀,笑起来很有亲和力的卖花少女。

 

“二位要不要来一束新采摘的鲜花?就这束怎么样?与情侣正相配哦!我的花里有魔法,买过的情侣,都会相守一生,无比幸福的。”少女走上来问他们。

 

见他们没有立刻要买的意思,少女又说:

 

“我刚采完鲜花回来,还没有开张,如果你们喜欢,便五折卖给你们吧!”

 

“谢谢小姐的美意,”卡妙绅士地说,“不过培育鲜花很辛苦,这份付出怎能打折,我当然要原价买下。”

 

将一张纸币递给少女,卡妙接着说:“也谢谢你的祝福,我想,我和她都很快就会找到相守一生的另一半。”

 

“没错!”希尔维亚也露出微笑,“上帝会保佑你这样总是真心祝福别人的人,你也一定会幸福。”

 

卖花少女:所以他们并不是情侣?!糟糕,看来以后要换个推销台词了!

 

回家后,卡妙夹了一张纸卡片于花束中,上书:脱单神器。

 

“还谁没恋爱呢——阿鲁,加隆,迪斯,沙加,艾俄,修罗,阿布……对了,把亚特拉和雷古也写上吧。”做好写有他们名字的纸条后,卡妙将它们放在盒子内,随便抽取了一张。

 

迪斯马斯克。

 

幸运嘉宾已经产生,明天把花束放到巨蟹区A座门口吧。

 

 

3.

女儿的幸福平安,就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事。——by克雷斯托


评论(3)
2018-07-10